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放电工房

FUN DESIGN STUDIO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麻雀之爱  

2013-05-06 19:00:11|  分类: 失读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2657014239920

发着低烧的我穿过马路去接她,她已经不满了,边撒着图钉边和麻雀说话。

“喂,戴帽子了吗”

“帽子在阳台上啊”

她叫我死人的时候我就冒充死人,死人摇着头踩响井盖,头盔在井下瑟瑟发抖。

我走过了斑马线,一边声明我很清醒,一边接近下一块玻璃。

小风习习的,想象不出麻雀在这样的天气里有多贪吃。

玻璃上影子重了,她的话弯弯曲曲,很刺耳。

“你看不到我吗”

“阳台在晒太阳呢”

我不能做丧失尊严的事。我把自己放在墙角,狗尾巴在这里保持不败,有了安全感,才有资格消极面对生活。

平淡无奇的小街,不长,两只眼睛大大的进去,两只眼睛大大的出来,墙里边有孩子们的笑声。

现在的孩子已经不玩我们那时的游戏了,我们被称为成年人,必须把自己放进合适的格子里。

“那你说,你还想不想在老的时候安安静静的晒太阳”

“这不是几句话所能决定得了的”

“可是在二十几岁时,我只想做二十几岁的事”

我不想讨论下去了,人的自私有时候决定人的表达方式,你没法在麻雀那里得到狗尾巴的理想。

她说药是不可以和冰淇淋放在一起的,我听她的,用两个冰箱分开放,这种代价使我怀疑自己的眷恋,是不是本来指向着其他地方。

后来我买来一些花放在她脚下,她一高兴,那些花也跟着开放,虽然是一次性的,但我的生命,不也是一次性的么。

“他们快出来了吧”她喝了药,望着墙里。

“不,他们还有其他课”

“我们带他们走呢,还是自己走”

“如果他们可以选择的话,不会让我们带着走的”

她有些不信,看我一眼,但从我的表情上看出,她不应该相信的只能是自己。

“我上的课太少了”她叹一口气,像是自言自语,却被我听到了。

“不少了,不少了”

我本是随口安慰她一下,她却变了脸色。

麻雀在那些花朵腐烂的泥土上蹦蹦跳跳,不关心没有味道的东西。

她的脸色变得很快,五月的天气有点跟不上她,黄色的裙子,橙色的凉鞋,冰淇淋看上去快化了。

“我本来还有其他想法的,现在没有了”

“嗯”这种时候我只有听。

“我不想再等下去了”

“然后呢”

“没有然后,我不等了,走了”

“别忘带什么东西”

“我把那些花都送给麻雀了”

“看来它们都收下了”——别胡说了。

“我还会再回来的”,她想让自己看上去凶巴巴的。

“你回来的时候我可能也已经离开了”

她已经不再听,洒掉手里剩下的药转身就走。

我们都很鄙视自己的所作所为,但我们该做的,只可能出现在书里——孩子们不爱读的书。

麻雀们被疑似的食物所感染,纷纷振动翅膀,但很快发现了口味问题,不满的声音像发动机的启动。

我抓住最后一个点头的机会向她点头,没有赢家,我们尽量不去看麻雀们,它们也一样视我们为无物,蹦蹦跳跳的声音大于喘息。

有没有腿是信心的标志,狗尾巴就永远也跑不开。

她跑开的时候一定想不到这些,在冰淇淋化掉之前她会跑出这条小街,裙子的边缘越来越模糊,脚趾头离我越来越远。

麻雀可以飞了,我想。

麻雀会在下一秒飞。









鬼画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3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